作者: 洪辰宇 醫師 (Chen-Yu Hung, MD, RMSK, CIPS)

你/妳是否全身到處都痛,還常常覺得情緒低落,怎麼睡都睡不飽,而且上班時覺得注意力不集中,精神渙散。如果有以上這些症狀,要小心可能得到「纖維肌痛症」!根據研究統計,大約一百位成年人就有兩位是纖維肌痛症患者。因為好發於 30-50 歲的女性,所以又被稱作「公主病」,最有名的患者就是美國的歌壇天后 Lady Gaga。診所有時候會遇到這樣到處疼痛的患者前來就診,注射治療對他們可以有什麼樣的幫助呢?

為什麼會有纖維肌痛症?

痛覺的產生,主要是痛覺神經的受器受到刺激後,經過神經的傳遞到達腦部,最後產生疼痛的感覺,這過程需要許多神經傳導物質來完成。如果神經傳導物質的調控出了問題,在正常人身上不會造成疼痛的刺激,在另一個調控出問題的人身上就可能會造成劇烈的疼痛,這種對疼痛的「閾值(threshold)」降低導致對疼痛過度敏感的現象,我們稱之為中樞敏感化(central sensitization)

雖然纖維肌痛症的病因目前仍未研究透徹,但一般認為和中樞敏感化有關。因為調控出問題的神經傳導物質包含多巴胺、血清素、兒茶酚胺…等等,它們和情緒、精神、睡眠都有關聯,所以也可以解釋為什麼纖維肌痛症患者常常合併有憂鬱、記憶力和專注力不足、失眠等相關的症狀。

纖維肌痛症的診斷

美國風濕病學會(ACR)在 2011 年提出新版的纖維肌痛症診斷標準,該標準包含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慢性全身疼痛相關的「廣泛性疼痛指標(WPI, widespread pain index)」,另一部分則是包含特定症狀及其嚴重程度的「症狀嚴重程度量表(SS, symptom severity scale)」。如果符合以下標準,就可以下診斷為纖維肌痛症。

  • (1)疼痛已超過三個月

  • (2)以上診斷標準達到一定分數(如下表)

  • (3)無法用其他疾病來解釋病人的症狀

以上的第(3)點主要是因為有些全身系統性的疾病也可以表現為全身廣泛性的疼痛,例如甲狀腺疾病、紅斑性狼瘡、類風溼性關節炎等等。如果沒有先把這些疾病給排除,就直接給予纖維肌痛症的診斷,很有可能會未診斷出這些重要疾病,而錯失治療的機會。

注射治療對纖維肌痛症能提供甚麼幫助?

纖維肌痛症的治療傳統上主要分為兩大類:藥物治療和非藥物治療。根據美國 FDA,目前證實對纖維肌痛症有療效的藥物包含一種抗癲癇藥物「利瑞卡(Lyrica, pregabalin)」以及兩種抗憂鬱藥物「千憂解(Cymbalta, duloxetine)」及「鬱思樂(Ixel, milnacipran)」,這類藥物可以調控痛覺及感覺神經的活性,進而改善疼痛。非藥物治療則包含運動治療及認知行為治療等等。但是根據研究,非藥物治療的療效較差,因此使用藥物來治療纖維肌痛症的疼痛通常是第一線的作法。

在 2016 年,ACR 對過去的診斷標準中的第(3)點有新的修改,改為以下的描述:「The fibromyalgia diagnosis can now be made irrespective of other diagnoses (you do not need to rule out all other conditions that could explain the symptoms.) 」,強調就算有其他可以造成疼痛等症狀的情況,只要符合纖維肌痛症的診斷標準,也可以診斷為纖維肌痛症。

也就是說,纖維肌痛症患者也可以同時有其他造成疼痛的問題。對於我們這些專門治療因為結構損傷而造成疼痛的醫師來說,這和我們臨床上的觀察相符合:雖然纖維肌痛症的疼痛是因為其「體質」對疼痛較為敏感,但這些患者也像一般人一樣,可以有扭傷拉傷這類肌肉骨骼系統的損傷,彼此不互相排斥。尤其因為中樞敏感化,一般輕微的結構受傷就可以讓他/她們有明顯的疼痛。

因此這類患者還是需要好好檢查,如果有發現結構的損傷,那麼除了原有的藥物及非藥物治療之外,還可以加上以修復受傷結構為目的的注射治療。事實上根據經驗,包含高濃度葡萄糖水自體血小板等在內的再生注射,施打在有受傷的肌腱、韌帶、關節等處,對這類到處按壓都有明顯疼痛的患者,在疼痛改善方面都能有相當程度的幫助。

2018 年在國際期刊 Journal of Back and Musculoskeletal Rehabilitation 有篇研究,將 120 位女性纖維肌痛症患者分為兩組,分別接受增生療法和經顱磁刺激的治療,其中增生療法注射組使用高濃度葡萄糖水每兩周治療一次,注射位置為有壓痛的肌腱及韌帶之接點,結果發現在一個月後的追蹤,注射組的疼痛有顯著的改善,疼痛分數從平均 83 分下降為 34 分。此研究為再生注射療法對纖維肌痛症患者的療效提供了支持的證據。

參考文獻及相關連結

  1. Regenerative injection therapy and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in primary fibromyalgia treatment: A comparative study. J Back Musculoskelet Rehabil. 2019;32(1):55-62.
  2. A Comparative Evaluation of the 2011 and 2016 Criteria for Fibromyalgia. J Rheumatol. 2017 Aug;44(8):1271-1276.
  3. 增生療法常見問題 Q&A